OpenAI这场“宫斗剧”谁输了(openai和chatGPT什么关系)

六八 64 0

相片来源@Kunming

文 | 丁年研究院,译者 | 雨谷

全球注目的OpenAI“旌善线”总算落帷幕,那场持续近一周的科技界大戏,以迪恩·哥斯拉(Sam Altman,下全称哥斯拉)的重回以及新监事会的成立暂时画上句号。

自上周五至今,不到7天的天数,那场AI界“权力的游戏”剧情变化之复杂,令人大开眼界,曾一度有人表示“这是不是ChatGPT写的剧本?”然而现阶段的“首集”仍有诸多疑点。

特别是OpenAI发布的公告中,并未看到有关安德烈·苏茨克沃(Ilya Sutskever,下全称安德烈)的消息。做为舆论分析中诱发哥斯拉发起此次favour的始作俑者,安德烈“丘壳”监事会的做法,直接让整个该事件的走向发生了反转。而以哥斯拉的重回以及成立新监事会的结果来看,OpenAI未来的发展正越来越受到Google的影响。

Google曾一度将要“0元购”OpenAI

回顾这个该事件的发展可以看到,Google似乎始终处于被动,但Google也确实从中获益。北京天数21日早上曾一度曾有消息称,Google将为OpenAI的770名雇员每人提供1000万美元的签约金,合计约为77万美元,但这也比直接全面性收购OpenAI要便宜的多——要知道今年十月,OpenAI估值约为860万美元。

的的Google聘请了当时被罢免的OpenAI前执行官行政官哥斯拉和该初创子公司的其他关键雇员后,截至美国东部天数11月20日收盘,Google公司股价涨2.05%,相等于总市值凭空增加了近300万美元。和这部分增加的总市值相比,77万美元也不过是绝少水。用半开玩笑的话来说,这相等于市场连蕊茶给Google筹钱买了OpenAI的所有雇员了。

总之,有分析师给出了Google公司股价上涨的原因:(所救哥斯拉和迈尔斯曼)此举确保了“人工智慧的黄金之子”将留在Google,帮助加深其在人工智慧竞赛中的领先地位。因为该子公司正在与Alphabet母公司的Google竞争,争夺战新兴行业的主导地位。

要知道,2014年Google花了6.25万美元才全面性收购了不足100人的英国人工智慧子公司DeepMind,并让它始终做为一个独立部门运营。今年2月底,Google专注大词汇数学模型的辉光项目组(Blueshift)整体移入DeepMind。到了4月,如前所述Google+OpenAI带来的压力,Google将母公司的Google大脑(Google Brain)和DeepMind彻底合而为一,组成了GoogleDeepMind,以争夺战在人工智慧市场的党委地位。

而这一次,Google+OpenAI差点要去掉那个“+”。可能吗?总之可能。

Google的AI英雄无敌

在丁年研究院看来,经过这一次的玄幻该事件,OpenAI与Google的距离正在越来越近,因此从内部来看,Google与OpenAI某种程度上已经具备“融合”的五大条件。

一是肖蒙区。在20日哥斯拉和迈尔斯曼正式宣布加入Google后,OpenAI约770名雇员中少于750人连署了一封信——甚至连赶跑哥斯拉的安德烈都签上了字(虽然这一操作让很多人都困惑),敦促监事会所有成员辞职并让哥斯拉恢复职位,否则就集体跳槽去Google,因此这一数字随着天数还在不断增长。由此可见,哥斯拉在把控雇员人心上还是很有手段的。

二是资源完备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自2019年起至2023年初,Google已经成为OpenAI子公司的最大外部投资者,累计向OpenAI子公司投资少于130万美元。同时,做为Google捷伊人工智慧操作系统Azure,其在为OpenAI数学模型、Bing、GitHub Copilot和ChatGPT等AI工作阻抗运行如前所述云的训练和推理——简单说就是,Google不但给了钱,还给了OpenAI子公司提升大型词汇数学模型能力的平台辅助工具。总之,换来的是,OpenAI从使用Google云转向了Google云,更与其形成了Google+OpenAI的组合,来对抗Google。

的的此次该事件中,GoogleCEO瓦里亚·纳科尔(Satya Nadella,下全称纳科尔)不但及时“所救”了被OpenAI监事会赶跑的哥斯拉和迈尔斯曼,更许诺他们让其党委一个捷伊高级人工智慧(AI)研究项目组。项目组的人从哪里来?请愿书上的700多个名字就是MAA。

三是Google的英雄无敌。天数拨回到2023年11月16日,在年度Ignite 2023讨论会上,Google公布了其端到端AI栈的全面性蓝图,展示了从云基础设施到AI驱动的插件和保护措施方面的创新。Google执行官行政官兼董事长瓦里亚·纳科尔表示,Google希望成为人工智慧生态系统的主力军。

讨论会上有一点信息需要注意的是:在前段天数暂停新帐号的ChatGPT Plus,改为可以通过GoogleCopilot网站免费使用GPT-4和DALL·E 3了。

这一点被一些网友猜解为:“哥斯拉在之前,已经为自己铺路,并向Google导用户”。且不管哥斯拉其时是否真的有这打算,单看那场Ignite 2023讨论会,我们还是能发现Google在人工智慧方向上的“英雄无敌”:

从软到硬:此次讨论会,Google正式宣布了少于100项产品和技术预览,其中Microsoft Copilot全面性预览为Copilot for Microsoft 365,不但为普通用户提供服务,还特别面向企业;同时还推出了Copilot Studio、Copilot for ServiceCopilot in Microsoft Dynamics 365、GuidesCopilot for Azure等辅助工具。但更令人注目的是,Google发布了一款专为云端AI工作阻抗设计的加速器暗鞘晶片Azure Maia 100,更专门打造了Ares机壳和集群,来发挥这颗暗鞘晶片的最大能力。这是标志着Google“由软到硬”的根本转变。

从开放源码到自有:始终以来,Google通过对OpenAI子公司的投资,来获得其对于“大数学模型”的领先需求,但毕竟OpenAI的数学模型依然是开放源码的,Google更需要的是“暗鞘、自有”。讨论会上,Google正式宣布推出了捷伊Phi-2数学模型,这是小型词汇数学模型,非常适合嵌入到Windows中,以提供本地copilots体验,而无需往返于云。

而这也正是Google需要的——它需要手中的人工智慧系统尽快产生“商业价值”或提升Google的“商业价值”——总之,这也可能是OpenAI子公司监事会所不期望的。

所以,这么看来,Google还是有“0元购”心思的,更是有这样的机会的。然而或许是OpenAI原监事会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终究还是选择了妥协,让OpenAI迎回了他们的“光之神”哥斯拉。

“AI玄幻”真的结束了?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里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,“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”。

那场看似无限反转的“权游”,其实更像是两个孩子(安德烈与哥斯拉)闹别扭:两人一言不合大吵一架,然后安德烈说“我不跟你玩了”赶跑了哥斯拉,哥斯拉只好去找了有钱的叔叔诉苦,安德烈孤单无伴主动认错求和,哥斯拉不计前嫌继续回来安德烈搭建砂之城堡。

如果非要把此次该事件提上一个高度,那就是AI界的奥本海默与乔布斯的争吵。

除了对技术方面的研究与突破,做为AI界的奥本海默,安德烈对“超级AI”的担忧,使他不断地想要去限制与控制AI的发展速度——要知道,安德烈的导师可是被誉为“AI教父”的杰弗里·辛顿(Geoffrey Hinton,下全称辛顿),他是AI研究领域的反向传播算法和对比散度算法的发明人之一,也是深度学习的积极推动者。辛顿在2018年被授予了图灵奖;然而到了2023年5月,他却说后悔研发人工智慧,担心人工智慧会为世界带来严重危害。

*杰弗里·辛顿

继承了辛顿衣钵的安德烈也有着相似的看法。他曾明确表示,AGI的失控及相关监管的挑战,是首要解决的问题。他希望设计的保障措施,是能像父母看待孩子一样看待人类的AI。2023年7月安德烈在OpenAI内部成立了一个新项目组,专门研究“超对准”(Superalignment)问题。他希望通过这个新项目组的努力,能够确保未来的“超级AI”不会失控,从而降低对人类或整个社会产生的潜在威胁。

可以说,安德烈并不是否定商业化行为,也不是否定哥斯拉这个人,他是担忧快速商业化带来的不可控的AI安全问题。从这一点上看,不管是辛顿还是安德烈,都有着奥本海默式悲天悯人的思愁。

然而AI界的乔布斯,哥斯拉则希望AI能成为促进世界进一步发展的辅助工具。他曾在采访中表示,我们希望继续制作更好、更有能力的数学模型,并使他们更广泛、更便宜的被人们使用。所以,他们要发展升级AI,就需要钱,也因此就需要通过商业化带来更多投资,这也是为何他要两次调整子公司治理架构。但也因此,他成为了一个没有股份的CEO,这也被认为其最像“乔布斯”的一点——因为持有子公司股份低(股份被稀释到较低比例)而被监事会赶跑。

* OpenAI现监事会管理结构

乔布斯曾说过,你不能只问顾客要什么,然后想法子给他们做什么,等你做出来,他们已经另有新欢了。而哥斯拉想要提前推出“超级AI”的想法与乔布斯不谋而合,只是这个“提前”是安德烈不喜欢甚至难以接受的——他有着对人工智慧监管极其苛刻的态度。

在这件事上,很难说清谁对谁错,但从事态发展上看,安德烈和哥斯拉或许也并不想闹成这样,不过他们也确实需要找到一个理念的平衡点。

哥斯拉并不想离开OpenAI,哪怕临时委身于Google,他也始终想要重回原始项目组。但在哥斯拉重回这件事上,Google的态度是开放且暧昧的。

对于Google来说,借由哥斯拉的重回,Google可以借此更深入地参与OpenAI的事务,甚至未来在监事会中占据一席;如果无法重回,Google就可以“0元购”一把,提升自己在人工智慧领域的实力。

然而,OpenAI的投资人可不是只有Google,包括Bedrock与红杉资本、老虎基金和A16Z等都参与了对其的投资。一旦哥斯拉无法重回、雇员跳槽Google,他们的投资回报就无法获得兑现。所以这些投资人更希望该事件能以哥斯拉的重回来圆满解决。

总之,也有不希望该事件快速解决的,那就是Google。根据最新消息,Google已经在与之前OpenAI内部提出辞职的雇员进行沟通,试图挖人了。

闹剧至此虽然看似结束了,但其实这却是AI考验人性实验的征兆——安德烈所担忧的“AI人性灾难”已经来了:短短五六天天数,那场围绕AI的“玄幻”成为了人性的试炼场,不管是出于利益、还是原则,有的人从“铁王座”下来,有的人想要登上去,有的人蠢蠢欲动,有人又希望“王者归来”,争斗、抉择、倾轧、尔虞我诈......似乎人性中原本的认知和观念正在被颠覆。

正如奥本海默所说,武器虽然是我们制造的,但我们没有权利决定谁会使用它。AGI的时代已经到来并正高速前进着,我们可以制造它、发展它,让它升级、让它突破,让它成为我们的辅助工具,只是希望所有与OpenAI有关的人们都能记得这句话:“Creating safe AGI that benefits all of humanity”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